呼和浩特市民又买到假五粮液

   4月24日,本报刊发消息《市民买到假“五粮液” 食药局介入调查》,对3月22日一消费者在呼和浩特市一家烟酒城买到一箱假五粮液,呼和浩特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介入调查的事情进行了报道。没想到,这起假五粮液事件尚未有结果,5月2日,呼和浩特市民曹先生也向本报反映,称他也买到了假五粮液,并已经向有关部门进行了举报。然而,5月3日,在记者就此事进行采访的过程中,五粮液集团工作人员竟然辱骂记者“没有职业道德”。为此,记者感到莫名其妙,难道新闻媒体帮助五粮液集团打假也错了吗?     据曹先生介绍,4月18日,他在位于呼和浩特市赛罕区滨河北路的万铭烟酒店购买了两箱五粮液,喝了之后感觉有问题。当日,他又去该店买了8瓶五粮液,经五粮液厂家鉴定为假酒。鉴定结果出来后,他担心销售方抵赖,时隔几天后又去万铭烟酒店购买了两箱五粮液,并当场向呼和浩特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举报。该局执法人员赶到万铭烟酒店后,将这两箱五粮液查扣。后经五粮液厂家鉴定,这两箱五粮液是假酒。曹先生向呼和浩特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举报的同时,还将此事投诉到了呼和浩特市消协。     5月2日,记者来到万铭烟酒店,该店一位姓郝的负责人声称该店是帮他人代卖五粮液。当记者追问假五粮液的来源时,郝姓负责人却不予告知。近期,除曹先生外,本报还曾接到多名消费者反映买到了假五粮液。5月3日上午,记者向呼和浩特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呼和浩特市消协了解相关情况后,又根据执法人员提供的联系方式,与四川省宜宾市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负责鉴定的常经理取得了联系,试图了解该集团在内蒙古地区如何进行打假的相关情况,没想到这位常经理不仅不肯透露关于打假的任何信息,还莫名其妙地指责本报记者“没有职业道德”。当记者追问凭什么辱骂记者没有职业道德时,这位常经理却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电话中,记者要求这位常经理道歉,常经理很不耐烦地说了一声“对不起,行了吧”。整个通话过程,记者都进行了录音。随后,记者将此事反映给四川省宜宾市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负责宣传的部门。该部门工作人员让记者拨打该集团打假办公室的电话。打假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详细询问了相关情况后,又让记者把通话录音发到她的邮箱。记者告知这名工作人员,根据新闻采访要求,记者不能把采访录音发入她的私人邮箱,该集团可以派人来听录音。
    
      相关报道:呼和浩特市民买到假“五粮液” 食药局介入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