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损不断,西部牧业连续抛售16家上游资产,就为冲业绩?

  继7月12日宣布出售6家参股奶牛养殖子公司股权后,7月24日,西部牧业再发关联交易公告,拟以13781.68 万元的价格向天山军垦牧业出售旗下10家牧业公司资产及股权。

  西部牧业如此急于抛售上游资产究竟为哪般?

  连续出售16家上游资产 多处于亏损状态

  7月24日晚,西部牧业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畜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拟以13781.68 万元的总价向关联方新疆天山军垦牧业有限责任公司出售其持有的10家养殖公司股权、资产,理由为“进一步优化资产结构,提高管理效率,降低运营成本”。

  具体出售标的包括:绿洲牧业100%股权、呼图壁养殖公司100%股权、玛纳斯养殖公司100%股权、振兴牧业80%股权、红光牧业65%的股权、波尔多牧业60% 的股权、桃园牧业30%的股权、兵团畜牧研究中心下属的良繁中心牛场全部养殖业务资产、兵团畜牧研究中心下属“141 牛场”的全部养殖业务资产、兵团畜牧研究中心下属“134 牛场”的全部养殖业务资产。

  而早在7月12日,西部牧业刚刚宣布拟以12529.48万元的价格向关联方天山军垦牧业出售其6家参股牛奶养殖公司股权,分别包括利群牧业30%股权、东润牧业30%股权、阜瑞牧业30%股权、泉旺牧业30%股权、天锦牧业50%股权、天盈牧业30%股权。出售目的为优化资产结构,提高管理效率,降低运营成本,并称符合公司长远发展规划。

  根据西部牧业2017年财报,上述标的资产中,除玛纳斯养殖有限公司盈利30.82万元外,有据可查的绿洲牧业、红光牧业、呼图壁县养殖公司、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畜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波尔多牧业、准噶尔牧业等6家养殖子公司均处于亏损状态,亏损幅度从363.57万元到1.08亿元不等,其中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畜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亏损最为严重。

  如剥离上述养殖资产,意味着西部牧业主要参、控股子公司还剩下天源食品、喀尔万食品、澳瑞新生物、花园乳业、西牧乳业、西牧肥牛火锅餐饮、泉牲牧业、江一恒牧业等,其业务板块整体向下游倾斜意图明显。

  就此相关情况,7月25日,绿松鼠致电西部牧业董秘办和证代问询,但电话始终无法接通。

  冲业绩或为抛售资产主因

  业内认为,西部牧业集中抛售上游养殖资产,或与其近年来业绩大幅下滑有关。

  近年来受养殖板块亏损和新入下游乳品公司市场竞争激烈等影响,西部牧业连续亏损。2016年—2017年,西部牧业净利分别为-5221.47万元、-3.67亿元,同比下降幅度分别高达324.98%、602.91%。

  财报显示,西部牧业2017年畜牧业板块收入为1.6亿元,同比下降37.35%;外购生鲜乳、自产生鲜乳收入也分别下降了90.93%、56.95%。西部牧业在年报中坦言,公司自产生鲜乳受大量进口奶粉和进口常温奶的冲击,国内生鲜乳价格持续低迷,饲养成本却未降低,对公司养殖业造成巨大影响,形成较大金额的亏损。此外,公司12家合营奶牛养殖公司基于谨慎性原则,分别计提大额的资产减值准备,导致公司减少相应投资收益。

  6月13日,西部牧业发布半年报业绩预告,预计2018年上半年亏损3800万元—4300万元,养殖业板块成本增加再次被提及。而在近几年财报中,上游板块管理粗放、成本控制不严,部分管理人员责任心不够、缺乏经营管理经验和专业知识的情况等原因也被西部牧业多次提及。

  乳业上游杂志《荷斯坦》主编在接受绿松鼠采访时曾表示,西部牧业的根本问题在于管理僵化。“新疆养牛很有优势,土地、粗饲料等都很便宜,综合成本至少较其他地区低1/3,如果把牛养好是能赚钱的。作为西部牧业主要竞争对手的西域春,其养牛就是盈利的。”

编辑:大西风 刘喆